首页    新闻    下载    文档    论坛     最新漏洞    黑客教程    数据库    搜索    小榕软件实验室怀旧版    星际争霸WEB版    最新IP准确查询   
名称: 密码:      忘记密码  马上注册
   查看所有帖子 (林天笑)


(1) 2 3 4 »


露个头
贵宾
注册日期:
1970/1/1 0:00
所属群组:
注册会员
帖子: 1
等级: 1; EXP: 0
HP : 0 / 0
MP : 0 / 0
离线
无聊,露一小脸儿

2008/12/13 13:57
应用扩展 工具箱


Re: 开张大吉
贵宾
注册日期:
1970/1/1 0:00
所属群组:
注册会员
帖子: 1
等级: 1; EXP: 0
HP : 0 / 0
MP : 0 / 0
离线
恭喜恭喜 红包拿来

2008/12/13 13:57
应用扩展 工具箱


Re: 转贴:个人网站全军将覆没!!!
贵宾
注册日期:
1970/1/1 0:00
所属群组:
注册会员
帖子: 1
等级: 1; EXP: 0
HP : 0 / 0
MP : 0 / 0
离线
那这个网站呢?我有点开始担心了

2008/12/13 13:57
应用扩展 工具箱


Re: 防火墙:功夫到七层
贵宾
注册日期:
1970/1/1 0:00
所属群组:
注册会员
帖子: 1
等级: 1; EXP: 0
HP : 0 / 0
MP : 0 / 0
离线
不错,以后的发展趋势,如果能再介绍一下实现的技术就更好了

2008/12/13 13:57
应用扩展 工具箱


Re: 小榕论坛怎么地了?这是谁的地盘儿?
贵宾
注册日期:
1970/1/1 0:00
所属群组:
注册会员
帖子: 1
等级: 1; EXP: 0
HP : 0 / 0
MP : 0 / 0
离线
引文:

传说 写道:
哪个公安厅给封的!!!???丫的,给偶找出来!!!!

不知死活


老大 火气小点儿 大过年的 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啊

2008/12/13 13:57
应用扩展 工具箱


发给东月湘的 好好学习 天天向上
贵宾
注册日期:
1970/1/1 0:00
所属群组:
注册会员
帖子: 1
等级: 1; EXP: 0
HP : 0 / 0
MP : 0 / 0
离线
上课篇
  1. 千万不要睡觉,除非你是睡美人。实在扛不住也万万不可流口水,以免衣襟、课桌甚或地上满是口水的污渍,影响你淑女的大好形象,顺便吓跑一群牛(有男友、且不是同班者例外)。绝对不可打呼噜(牙口好的同学可以磨牙,以示其童稚可爱)。
  2. 勤做笔记,双眼正视前方。凡大学生都知道,期末考试的成绩通常与笔记的详细程度正相关(中学生不准早恋哦)。坐第一排位置,双目直视、时而与教授正面交锋的好处是,万一考翘了到教授那儿求情时,通过率和面熟程度也是正相关。倘若教师年轻有为、且无家室牵绊(英俊也轮不到你了),还可以与之发展一段惊天动地的师生恋,不亦乐乎?(与男友感情尚未破裂者戒。)
  3. 争取字迹端正,清晰可辨。即使没有师生恋,笔记做好了,期末自然会有男生来借阅,趁机与之发生借书事件,频频放电之下,何愁金龟婿不得?(PPMM可略过此条,甚至所有条目。有男友者,可以此要挟之。)
  4. 不要聊天,以免树立婆婆妈妈、唧唧歪歪的三八形象。如果非要说话,注意控制嗓门,切莫超过教师音量,避免伤其自尊。切勿自言自语、或者无端大笑,以免被送往精神病院,增加学校医疗预算。
  5. 合理利用短消息,随时控制男友,防其潜逃。即使对方没有潜逃之意,也可趁机展露自己打字快速之才华横溢,温柔体贴之侠骨柔肠。同班者可防老师点名,拉男友出被窝于顷刻,摧残男友色心于即时。
上网篇
  1. 不要在公共场合上黄色网站。拥有私人电脑的,注意定期清理历史纪录、色情图片夹,不要把色情网站放入收藏夹内。记性不好的,可以记于私人用品中(如卫生巾)。男朋友来视察前尤其要小心谨慎。
  2. 陪男友于家中上网的,须用铁条加固电脑凳,避免出现塌方事故。如果自知体积庞大,请准备两张凳子,以免男友腰肌或大腿肌肉拉伤,降低将来性生活的质量,从而影响孩子的生理健康、大脑发育,并产生先天性畏女恐慌症。
  3. 伪造或者保留网友情书数封。男人通常有征服欲,自己的女友有人耐才是好事,醋意浓浓、方能爱火熊熊。把QQ上所有头像设为男性,在男友进门前上线,制造出万马齐喑、群魔乱舞的繁荣假象。
4. 没有捅破窗户纸的情侣,请购买老鼠、蟑螂若干,使男方有机会充分展示其男性魅力,从而一锤定音。男方胆小的,可用呻吟法吟出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”,既能展露自己深厚的文学功底,又能避免他过于尴尬。
 5. 注意锻炼身体,积极美容化妆,假意做出踊跃参加网友活动状,增加男友的危机感,从而骗得男友陪逛街。
上街篇


  无男友的女同学,请预先撕破或弄脏准备淘汰的裙子,借一辆旧自行车,于中午吃饭期间,往人堆车海里撞。请做好眼保健操,事前24小时不能看书上网,以保证定位准确,切莫撞倒同性或男同性恋,然后作出泪眼莹莹状。有男友者,请参看上课篇第三、上网篇第五,或约会时身穿棉袄、扮赤脚大仙等等,使之自觉面上无光,主动提出逛街请求。

  1. 背诵《女大学生完全手册》,熟读《陪女友逛街完全手册》,做到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

  2. 打好信息战,预测出对方钱包的饱和度。这一点对于自行车事件得来的逛街机会尤为重要,务必要榨干对方的油水,做到一滴不剩,一则机不可失、时不再来;二则对方为了挽回令自己痛心疾首的损失,必会不择手段的、继续通过逛街法将你升级为女朋友版。

  3. 制定完美行程,见机行事。心要狠、要硬,不能因男友神情痛苦而放下心爱之物。拒绝小恩小惠,如冷饮、爆米花等低价消费品。因为将来写在回忆录里的,是计件工资、而非计价。亦可避免坏肚子、上厕所等事件耗费逛街时间,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,打最漂亮的歼灭战。

  4. 不穿高跟鞋,打消对方带你走崎岖之路、借扭伤脚送你回宿舍的不良企图。不往美女群中扎堆,不戴墨镜,及时揭发男友眼光飘移、心神迷离的不堪行止,同时以更敏锐的目光捕捉帅哥帅弟、大饱眼福。

  5. 手提袋中准备好红药水、创可贴,防止男友借自残行为开溜。男友心脏不好的准备足量硝酸甘油,在手机上设定医院救护电话的快捷键,以保证男友的生命安全。


上门篇


  初次上门,请多多关照。准备工作:买点小礼物打发准婆;清理手提包,不要有避孕套、情趣内裤等杂碎,不要化脓妆,不要象和男朋友约会一样迟到。

  1. 嘴巴要甜。男友母亲叫“大姐”,以示其驻容有术,青春貌美胜菜花;男友父亲叫“大爷”,说明他慈祥温厚,长者风范赛金花。不要把网络用于带入家庭,不能说“挖靠”、“好爽”等口头禅。

  2. 嘴巴要小。食量大如牛的,请用二十个肉包子、三斤牛肉打底。要注意吃相,切莫大嘴一开,饭菜全来;大嘴一张,鱼肉都光。做母亲的肯定会心疼儿子,大食量媳妇怎养得起?切忌切忌。

  3. 声音要小。宁可听不到,也别把墙震倒。公鸭嗓的尤其注意把声音凝成一线,以树立准婆婆对你的良好印象。进食声音、尿尿声音同样重要,要注意控制流量和流速,事前最好少喝水,进门前要排空。

  4. 手脚要勤。干不来活没关系,可以主动申请,然后下派给男友,美其名曰考验他做家务的能力,做好了功劳在你,做坏了及时栽赃。看电视时,不要掰完脚丫子接着啃瓜子,不要上网聊天。

上床篇

  1. 睡觉前请拉好窗帘床帘,避免好色者偷窥。对策:窗口挂一张牌子,写上“此处没有女性一名”。

  2. 熄灯后请勿高声交谈,床底下放着窃听器。对策:测出窃听器的频率,然后同频音干扰之。

  3. 入眠时请勿说梦话,隔床已被你男友收买。对策:建议用臭袜子堵之,或者你的嘴,或者她的耳。

  4. 上另一张床时,则请参阅《新婚指南》、《避孕指南》等等。

2008/12/13 13:57
应用扩展 工具箱


Re: 国之利刃 长篇军事题材小说 请斑竹置顶
贵宾
注册日期:
1970/1/1 0:00
所属群组:
注册会员
帖子: 1
等级: 1; EXP: 0
HP : 0 / 0
MP : 0 / 0
离线
第二章 再战大西北 第十节 司马轶事
  第十节 司马轶事

  ��下了飞机,我们直接被护送到位于乌鲁木齐市西北郊的空军医院。应该是安全的原因,我们被集中在一起,住在一栋略微偏僻的两层小楼里。负责治疗的医生、护士一律不准回家和我们同吃同住,据说,他们接到的命令是:我们出院的那一天就是他们回家的日子。接到命令时他们很紧张以为是非典又回来了,又是消毒又是穿隔离衣、建隔离带,忙得不亦乐乎。

  ��等到救护车开到他们面前,我们下车,他们还没有醒过盹来,拉住司机的胳膊问:“SARS病人呢?怎么拉来一帮伤员,你不是搞错了吧?”

  ��医院的院长和政委脸上挂不住了,大声呵斥说:“什么SARS病人!你们的职责是照顾好这批祖国的功臣!”

  ��总算是明白过来的护士们,三下两下扒下身上的隔离衣,笑的花枝乱颤一个个直不起腰。我们站在一边,你看看我;我看看你不明白她们笑什么,尴尬的陪着她们苦笑。

  ��这几天,由于我们的入住,新疆空军医院的院长和政委可忙坏了。国家安全局、新疆军区、新疆驻军、自治区、武警部队的各级首长、领导,走马灯般的轮番探望我们,给他们作指示、提要求、下命令。总部的电话隔一天一个,询问我们的病情,还专门指示:想尽一切办法医治好我们的伤不准出现伤残,并保证我们的安全。出了问题,拿院长、政委示问!把院长、政委吓的就差没有给我们一人配上几名保镖了。

  ��昨天,小许没有打招呼就跑到了院子里遛垩了一圈。院长亲自追上去,拉住小许的胳膊说:“小爷!看我一把年纪了,饶了我吧!回去回去!”搞得小许莫名其妙。我对院长说:“这也太紧张了吧?再说了我们是特种兵,经常的不活动功夫就荒废了。”其实我是太想出去玩了,每天楼都不让下,憋坏了!没想到院长说:“同志!你就别蒙我了。自治区主席来我这儿住院也没有你们这排场!你们不只是特种兵这么简单吧?就算你们只是特种兵,十个人住两层楼也够你们活动手脚的。”完了!出去玩的希望是破灭了。不但这样,院长竟然在楼门口设了双岗,搞得神秘兮兮的,医生、护士见了我们大气都不敢出,以为我们是中央来的首长。队员们象霜打的茄子一样-蔫了,只有司马依然是兴高采烈。反正他现在是下不了床,每天被一群唧唧喳喳的护士围着,幸福的象花丛的蜜蜂。全然忘记了我们的存在,重色轻友的家伙!

  ��住院的第三天,总部的嘉奖令下来了。司马小队立集体一等功一次,我、司马、小许和大李各记个人一等功一次,军衔升两级。其他的队员各记二等功一次军衔升一级。最让人兴奋的是:我们每人有一个月的假期,住院期间不记。

  ��看着肩膀上的两杠两星,我很有成就感。29岁!年纪轻轻的已经副团职了,能不让人兴奋吗!穿好毛料的99式军官常服,我摇着轮椅去看司马。

  ��司马的病房里围满了护士,唧唧喳喳的聊得热火朝天。***!我很嫉妒司马的女人缘,走到哪里身边总是美女如云。在病房门口待了足有十分钟,竟然没有人理我。只好用轮椅重重的撞了一下门。

  ��“鸿飞上尉来了!哦!应该称鸿飞中校了!”两名护士笑着跑过来把我推到司马的病床前,然后迫不及待的继续聊天。

  ��我又被晾在一边,很尴尬。司马故意不理会我,继续和护士们聊天不时的称护士们不注意,得意的向我挤挤眼。气的我在心里大骂司马重色轻友。司马每天有护士陪他聊天太幸福了,而队员们没人理太郁闷了!我决定拿司马“开刀”,拉近我们和护士们的距离,让弟兄们也分享一下和小姐聊天的快乐。

  ��“护士小姐们!想不想知道司马的“光辉事迹”呀?”我准备狠狠的打击一下司马的“嚣张气焰”,所以不怀好意的说道:“司马的事迹可是很感人那。听不听;听不听?”

  ��“听、听!快说呀!”目的达到,现在护士们以我为中心了。

  ��司马看见我的坏笑,担心的说:“头儿!你老人家不必这样吧;我向你认错还不行吗?”

  ��“别听司马的!鸿中校,快说快说!”一片燕语莺声我几乎陶醉。咳嗽两声清清嗓子,马上一杯水递到面前。我总算是明白,为什么司马待在温柔乡里乐不思蜀,真的是很幸福!

  ��“我和司马是同一天入伍的而且还分在了一个步兵团里。在老部队,他的光辉事迹海了去了!今天我拣最有趣的两件事说给你们听听!”

  ��看着身边的人面桃花和司马的苦脸,我越发得意的说道:“当初司马在老部队不思进取,是有名的捣蛋鬼!自己常常说,违反纪律是他的嗜好。有一次不假外出后,被老团长“发配”到我们连炊事班“劳改”。开始,老团长还很担心,有事没事经常去我们连炊事班转转,顺便看看司马的劳改情况。时间久了,见没有什么不良反映,火慢慢的消了,准备着再过个三五天把司马调回战斗班。有一天晚上,正赶上我是游动哨的带班员,十一点钟的样子,老团长打电话来要我和他一起去查哨。转了一圈,一起正常,老团长正要回去休息。猛地看见我们连的炊事班还亮着灯,我心虚的想去关灯。老团长指着我说:“站住!还反了你了!跟在我后面不许出声。”只好乖乖的跟着老团长来到我们连的炊事班窗前。抬头一看,老团长的脸都气紫了。我顺着老团长的眼光看去,当时差点吐了!原来,司马正在我们做饭用的锅里洗澡!这小子泡在半锅温水里,用毛巾撩着水眯着眼睛哼着小曲美的不得了!”

  ��“鸿中校在瞎说,锅里怎么可以放下一个人呢?”一名脸上有一颗美人痣的女护士,不相信的打断我的话说道。

  ��“好恶心!好恶心!”几名护士向司马做着鬼脸。

  ��“去去去!大牙你知道什么?”一位年龄稍大一点的护士说道:“我去过步兵连队,看见过他们做饭的锅直径足有两米。你也不想想?一次要有一百多人吃饭,锅小了怎做呀。是不是呀,鸿中校!”

  ��“是的!没错!”我肯定的答道。护士们发出惊讶的呼声。我不由的又看了一眼那名外号叫“大牙”的护士,是有点暴牙。发现我在看她的暴牙,连忙用手挡住说:“看什么呀,快讲故事了!”

  ��“好好!继续!”看了一眼目光呆滞的司马我继续说道:“老团长怒不可遏的冲进炊事班大喝一声:“司马群英!你个兔崽子,给我滚出来!”司马吓的差点晕过去,光着屁股,背上象插了根棍子一样站得笔直。

  ��“为什么洗澡?!”

  ��“因为身上脏了!”司马答道。

  ��“***!我是问你为什么在锅里洗澡!”老团长气的浑身发抖。

  ��“因为洗菜池子里的水太冷!”

  ��“混蛋!混蛋!给我滚过来!”答非所问,老团长被气得暴跳如雷。抓住司马重重的踢了他两脚,两枚二十七号半的皮鞋脚印,印在司马刚洗干净的屁股上。然后说:“给我站在这里,好好反省!!”又对我说:“鸿飞!看好他,他要是敢动一动,用武装带给我狠狠的抽!出了问题我负责!”

  ��老团长气哼哼的走到门口,停住了。想了想,又走回来对我说:“早饭前,把司马送到养猪场报道!”接着对司马说:“有本事你去猪食槽子里洗澡!”说完不解恨的又踢了司马一脚走了。其实,老团长是疼爱司马的,安排到猪场是爱护他。要不然,开早饭时兵们知道司马在锅里洗澡,还不把洗澡水全给司马灌进肚里。司马这一走就是两个月杳无音信,连队里对“洗澡事件”渐渐的淡忘了。就是连用十斤碱面刷司马的洗澡锅,而烧坏手的炊事班长张发田,提起这件事也只是觉得好笑了。司马捣的这次蛋在老部队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,至今老部队还用来做反面教材。可是令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司马捅的更大的漏子还在后面。”

  ��看着笑的前仰后合的护士们我故意顿了一下,司马在偷偷的向我作揖。被护士们发现了,娇嗔说:“不许打扰鸿中校讲故事!不然姐妹们不给你打饭,饿死你!”

  ��没有办法,为了司马能吃上饭我只好继续讲下去:“快过春节的时候,上级部门来例行检查工作。参观完了战斗班、炊事班、食堂后,突然提出要去猪场看看。老团长一下子毛了,历年来检查组没有看过猪场。往年还好说,今年哪里埋伏着一颗重磅捣蛋,还不知把猪场祸害成什么样子了。老团长的犹豫,欲发坚定了以较真而闻名的军区后勤部陈部长去看猪场的决心。无奈,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猪场。

  ��只见猪场内,窗明舍净流水潺潺。干净的让人不认为这里是饲养天下有名肮脏动物的地方。转了一圈,陈部长连连称赞:“不愧是“先进标兵团!”好好!应该作为样板向全军区推广!”听到称赞,老团长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。一行人正要满意的离去,突然听见:“

2005/4/10 3:44
应用扩展 工具箱


Re: 国之利刃 长篇军事题材小说 请斑竹置顶
贵宾
注册日期:
1970/1/1 0:00
所属群组:
注册会员
帖子: 1
等级: 1; EXP: 0
HP : 0 / 0
MP : 0 / 0
离线
渗血。几名一直守候在我们旁边的护士,推着医疗车走过来想给我处理伤口。见我粗暴的挥手拒绝,像几只受惊的小鹿一样立刻停住了脚步。血迹斑斑的军装和还未退去的杀气,吓坏了这些从未经战争的年轻女军人。一名经过这里的病人向负责处理我们伤口的护士,好奇的询问着什么。护士非常欧式的耸耸肩,指着我向病人倾诉着不满。

  ��终于,表示手术结束的绿灯亮了。随着手术室的门被推开,一名年长的医生擦着汗走出来,对我几哩咕噜的说了一通。他的塔吉克语带着很重的口音,本来对塔吉克语就是“半瓶子醋水平”的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。看着他严肃而又焦急的表情,我感觉到司马被他判了死刑。一阵阵的眩晕伴着刀绞一般的心痛,一起向我袭来。我仿佛看见我们抬着覆盖着军旗的司马走下飞机,踏上祖国的土地。

  ��我一把把女翻译拖过来,向她大吼道:“告诉我他说的什么!我的队员怎么了?”

  ��女翻译吓坏了,用力挣扎着说:“请你放开我!请你放开我!”

  ��“住手!上尉,你失控了!”

  ��闻声望去,是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塔军军人。身着笔挺的塔军陆军毛料军装,肩膀上的金星在灯光的辉映下闪闪发光。将军的威严,使被悲伤冲昏头的我清醒过来。

  ��略一整理服装,我立正、敬礼、报告说:“将军阁下!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上尉鸿飞及队员九名,正在组织疗伤。请指示!”

  ��“稍息!继续治疗!”这名将军竟然是用一口流利的汉语下令。我不由得一愣。看见我奇怪的表情,他笑着说:“我曾作过四年的驻华武官,还在国防大学进修过两年。怎么样,我的汉语还算是过关吧?”

  ��“将军阁下的汉语说的非常流利!”

  ��“哈哈哈,小伙子!谢谢你的夸奖!”将军爽朗的笑了。

��“将军阁下!请您和这位翻译小姐,接受我对刚才粗暴言行的道歉,恳请您们原谅我的过错!”我再次敬礼说道。

  ��“知错能改是一名优秀军人的基本品质。娜塔莎小姐,给这位中国军人一次改正错误的机会好吗?”将军很大度,名叫娜塔莎的女翻译也破涕而笑,点点头原谅了我。

  ��将军走到医生的身边询问司马的伤势,认真的听完后对我说:“尼古拉大夫说:伤员的情况不好,子弹在距离他心脏两厘米的地方穿过,造成间歇性心脏停搏。子弹虽然经过手术已经取出,但由于心脏停搏伤员大脑一度缺氧,现在已经进入深度昏迷,能否醒过来还是个未知数。”

  ��“至少还有50%的希望!我相信司马会醒过来的!谢谢尼古拉大夫,挽救司马的生命!”话虽然说的很硬气,但我忧心忡忡的表情没有逃过将军的眼睛。

  ��他拍拍我的肩膀说:“从你的担心可以看出,受伤的士兵是你的心腹爱将!”

  ��“是的,我和我所有的队员都生死与共的兄弟!”

  ��“我会在真主面前祷告,祝愿你的队员早日醒来。”

  ��“我代表司马谢谢将军!”

  ��“你们是真正的勇士,真主会关照你们的!你们的祖国会为有你们这样的勇士而感到骄傲的!”

  ��“将军抬爱了!我军的宗旨就是:为人民服务。”

  ��“好了,你们的伤口要处理一下,尤其是你!你的腿还在流血。改日我会尽一下地主之仪,现在我要去处理一些公事!小伙子们再见!”将军和我们挥手告别。

  ��“将军阁下!请您留步!”我急忙拦住他的去路说道:“在处理伤口之前,我想见司马一面”

  ��将军和医生交流了一下,对我说:“尼古拉大夫只同意你一个人进病房,而且只有十分钟的时间。”

  ��“谢谢将军!”我高兴的向他敬礼说道。

  ��披上一件白大褂,我随尼古拉大夫走进了司马的病房。尼古拉大夫两手食指交叉的向我比划了一下,再次提醒我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后,掩上门悄悄的走了。

  ��司马静静的躺在床上,粘满血渍的迷彩被干净的蓝白条相间的病号服代替了。身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,双眼紧闭面色苍白,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呼吸,只用心电仪上下跳跃的亮点证明司马还活着。看着昏迷的司马,感觉他的生命就像风中摇曳的灯火,随时都会熄灭,就会永远的离我们而去。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掉下来,我握着司马的手不管不顾的哭起来。

  ��“司马醒醒!不要睡了!队员们还在等着你一起回国,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,我们还要去战斗!快起来呀,你小子是不是想偷懒?那可不行,从我这里你就过不去,咱们猎豹大队没有熊包。再说了,还有一帮调皮鬼等着你去带。你这个熊兵快给我起来!不然小心我关你禁闭!你还不醒?是不是怕了?这点小伤怕什么,咱猎豹大队什么时候低过头!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就是挺你也的给我挺过来。热带丛林那么凶险的地方,你都毫发无伤的闯过来了。这点伤对你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,你***快点给我醒过来呀!你答应我的,退役后我们一起去你家开农场,你还要把你最漂亮的表妹嫁给我。你是不是说话不算数?不行!老子是认真的,为了你的表妹我现在还没有女朋友,你不许耍赖,起来!去给老子找老婆啊!”我哭得一塌胡涂,鼻涕眼泪横流,把司马的手搂在怀里哭诉:“司马你可要挺住呀!武登屹、葛军、刘雷都牺牲了,你要是再走了。从老部队选到猎豹的五个兵就剩我自己了,将来见了老团长你可让我怎么向他交待呀!我们五个可是他最骄傲最心疼兵啊,他一直把我们当成他的儿子呀,一下子没了四个,你不怕老团长心疼死,老团长可是最心疼你的!为了老团长你***醒醒呀!你还有没有人性,叔叔阿姨还在等你回去;他们还等着抱孙子呢!”

  ��说道最后我几乎是在嚎啕大哭。站在门口的尼古拉大夫,虽然听不懂我说的什么,但看到我如此悲伤,眼角也湿润了。他擦着眼睛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,告诉我该走了。擦干眼泪,我恋恋不舍的刚想离去。突然,听见尼古拉大夫惊喜的叫声。

  ��司马的眼皮在一跳一跳的动!我惊喜的连声大喊着司马的名字,呼喊着他尽快醒来。尼古拉大夫高兴的跑到病房门口,大省的呼唤着他的同事。在那一长串的话中,我连续听到一个词“奇迹!”

  ��一群白大褂涌了进来,围着司马忙得不亦乐乎。这时,生命力奇强的司马闯过了鬼门关,竟然睁开了眼睛!半晌,看清楚我在他身边,用微弱的声音说“头儿!我这是在哪里?怎么全是“老毛子”呀!”

  ��喜极而涕的我完全忘了司马还是病人,习惯性的一拳砸在他的腿上说:“***!你早点醒好不好?害得我白哭……”

  ��话未说完,就被因为我打了司马一拳而暴跳如雷的尼古拉大夫,“请”出了病房。

  ��队员们把我围在中间,不用我告诉他们司马醒过来的好消息,我脸上笑容已经说明了一切。队员们高兴极了,肆无忌惮的大声说笑尽情宣泄着兴奋的心情。护士们也是军人,理解战友从死神手里逃脱是一件让人兴奋得不能所以的事,所以她们没有制止我们的欢呼。

  ��这时那位名叫娜塔莎的翻译优雅的走过来,彬彬有礼的说:“上尉先生,现在您和您的勇士们可以去治疗了吗?”

  ��我制止了队员的欢呼,抱歉的说:“娜塔莎小姐,请您代我向护士小姐们道歉!非常对不起!我的一名队员刚刚挣脱了死神的怀抱,战友们太兴奋了。毕竟,这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。还有,我们已经做好治疗伤口的准备,如果医生方便现在就可以开始了。”

  ��“上尉先生,不发怒的时候,你是一名彬彬有礼的绅士。”娜塔莎高兴的说道:“希望在以后的时间里,始终然我见到绅士的你!发起怒来的你,太可怕了!”

  ��“娜塔莎小姐,我对我刚才的粗暴言行,再次向你道歉,请你原谅!”不知不觉中,我们的称呼由您变成了你。

  ��“你不必如此客气!其实我很理解你的心情,你是一名爱护部下的指挥官。如果有机会,我很愿意成为你的部下!”

  ��“这是我的荣幸!谢谢你的夸奖!”我和娜塔莎聊得热火朝天,全然忘记了疗伤的事情,旁边的护士不满的连声咳嗽提醒着我们。

  ��娜塔莎脸红了,低头对我说:“请跟我到治疗室来!”

  ��队员们受的大都是皮外伤,由于我们受过严格的战场救护训练,伤口处理的非常好,所以经过简单的重新包扎和缝合很快治疗完毕,被护士们按在床上休息。队员们知道了司马苏醒的消息后,悬在嗓口眼的心落回肚子里,再加上连续作战的劳累,很快鼾声大作的进入了梦乡。

  ��算起来,队员中除了司马数我伤重,胳膊上的上还好说,主要是大腿上中了一发5.56毫米的子弹。不过还算幸运,子弹从大腿的侧面穿过没有伤到骨头,只是带走了台球大小的一块肌肉组织。缝合伤口后医生告诉我,至少三个星期不能走路五个星期内不能作剧烈活动。苦恼!我要坐轮椅了!

  ��司马恢复的很快每天都有新的变化,现在已经可以进流食,说话也有力气了。每天见我坐着轮椅去看他,都和我开玩笑说提前看见我晚年的悲惨景象。有些崇拜司马的小许为了感谢尼古拉大夫,代表我们把一块特种兵专用的手表,送给了尼古拉大夫以示感谢。尼古拉大夫很高兴的回赠小许一个米-24武装直升机模型。可能我们是神秘的红色中国的军人,也可能是塔吉克民族骠悍善战的本性中对勇士的尊敬的缘故,医院上下对我照顾得非常周到。队员们恢复的非常快,在医院里到处乱跑和年轻的护士们打成一片,几天下来塔吉克语的水平大有起色。

  ��扎哈・勃鲁克斯基少将来看望过我们几次。通过和他聊天我得知,扎哈・勃鲁克斯基少将曾是克格勃的一份子。他对曾是特务的这段历史很厌恶,不过对红色的苏联时期很是怀念。我很理解他的心情,毕竟前苏联时期的军人最起码是衣食无忧的,现在他的工资根本养活不了一家人。他的儿子读完了大学找不到工作,又不愿意入伍只好赋闲在家。扎哈・勃鲁克斯基少将还是一个豪爽好客的人,几次邀请我们去参加宴会,但都被尼古拉大夫发现后,挡驾了。

  ��最终,扎哈・勃鲁克斯基少将也没有尽到地主之仪。来到古亚基地的第五天,一架运-8飞机降落在古亚基地的跑道上。司马的伤势以无大碍,祖国来接我们回家了。同机而来的新疆军区司令员陈思昌少将,代表总部向古亚基地的全体官兵对我们的无私救护深表感谢,并代表新疆军区和扎哈・勃鲁克斯基少将互赠臂章结成友军,还热烈的邀请扎哈・勃鲁克斯基少将一行尽快的去新疆军区访问。

  ��临上飞机娜塔莎跑过来,代表基地官兵把一个象征着友谊和平安的护身符挂在我的脖子上,然后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,笑着跑开了。众目睽睽之下搞得我满脸通红,不好意思的连忙擦去脸上的口红印。陈思昌少将和扎哈・勃鲁克斯基少将见状哈哈大笑。

  ��送行的古亚基地官兵在扎哈・勃鲁克斯基少将的带领下和我们挥手告别。运-8轻盈的腾空而起。

  ��两个小时后我们降落在乌鲁木齐西北的军用机场。欢迎我们的人群中,我发现副中队长王国宏带着我的中队向我们敬礼。他们的到来意味着对东突匪徒暴风骤雨般的打击马上就会来临。只是我们赶不上了,最起码我和司马是失去了这次报仇的机会。

2005/4/10 3:31
应用扩展 工具箱


Re: 国之利刃 长篇军事题材小说 请斑竹置顶
贵宾
注册日期:
1970/1/1 0:00
所属群组:
注册会员
帖子: 1
等级: 1; EXP: 0
HP : 0 / 0
MP : 0 / 0
离线
第二章 再战大西北 第九节 战友
  第九节 战友

  ��在塔吉克斯坦边陲重镇弗兰格西南约80公里,有一座占地十五平方公里,名叫古亚的军事基地。前苏联入侵阿富汗期间,这个基地发挥了极大的作用。打击利用兴都库什山脉复杂地形,不懈反抗的阿富汗游击队的苏军部队和80%的军用物资是从这里出发的。后来随着战争的结束和前苏联的迅速解体,这个基地失去作用慢慢的荒废了。直至上海合作组织联合反恐协议签订后,才迅速恢复往日的生机。

  ��飞行员把油门拉杆推到了顶,发动机发着刺耳的怒吼声,推动着米-17如同脱缰的烈马一般向古亚基地飞去。机舱里,队员们安静的坐着,没有了往日完成任务后的欢声笑语。买买提・艾孜脸色灰白的蜷缩在角落里,紧闭着双眼,他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。看着满身是伤得队员们我的心如刀绞,我的小队被打残了

  ��怀里的司马蠕动了一下,我惊喜的喊道:“司马醒醒!我们回家了!”可回应我的是司马大口大口吐出的鲜血。眼泪夺眶而出,大滴大滴的落在司马被硝烟熏得乌黑的脸上。

  ��“再飞快点!我的队员不行了!”我向飞行员大喊道。

  ��飞行员回过头焦急的看了司马一眼,把已经推到顶的油门拉杆又使劲的推了推。

  ��队员们围在司马身边不停的呼唤着司马的名字。极端崇拜司马的小许涕不成声的说:“司马你不要死!你答应陪我探家,看我爸妈的!”

  ��大李粗暴的一把推开小许,伸手摸了摸司马的项部说道:“司马还活着,只是心跳很微弱,短时间内不会有问题的!”说完,在我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掌,我知道这一掌的含义,刚才我有些失态了。作为一名指挥员我不应当这样,悲伤的情绪是会传染的。

  ��守在司马身边的小许破涕为笑,不好意思的擦着满脸的泪水。被硝烟熏得乌黑的脸经他一抹,黑一道白一道的很滑稽。机舱里第一次有了笑声。

  ��古亚基地到了,塔军的地勤人员引导着米-17稳稳的降落在被消防车、救护车、加油车包围的停机坪上。一队身着俄式迷彩臂带红十字袖章的塔国军人,扶住军帽抬着担架,顶着旋翼绞起的狂风飞快的跑过来。司马立刻被扎上点滴,抬上担架抬走了。我刚想帮忙,马上有一双白皙的小手把我拉住,一条止血带很专业的扎在我还在流血的腿上。不由得抬头看去,是一名黑发的塔吉克族女护士,正在用塔吉克语向我说着什么。发动机的轰鸣声中,我听不清她说的什么,只好指了指我的耳朵。她以为我听不懂塔吉克语,笑着指了指担架。我摇了摇头走下了直升机,她不放心的马上搀住我。

  ��米-17的发动机关闭了,噪声小了很多。这时,一名塔军上尉急匆匆的跑来,抬手敬礼用不太流利的汉语说:“你好,上尉同志!欢迎你来到古亚基地。我是基地司令的副官:巴卡罗夫上尉。基地司令员扎哈・勃鲁克斯基少将已经结束军事会议,正在赶回基地的途中。少将打来电话交待说:请中国勇士们先去疗伤,他会直接赶往基地医院。请您及您的英勇战士们原谅他没有亲自迎接,对此他深感歉意。同时,他还要我转达他对您们的英勇行为的崇高敬意!请上车!”

  ��我有点发楞,没有想到这名塔军上尉,竟然用前苏联时期的“同志”这个称呼。要知道塔吉克斯坦一九九一年就独立了,现在是资本主义国家。一个资本主义的军人竟然和一个来自社会主义的军人称“同志”。这有点不伦不类了,不知道是这位上尉故意和我们套近乎,还是对社会主义的怀念。

  ��见我愣神,身后的大李轻轻的碰了我一下。我连忙还礼说:“非常感谢尊敬的扎哈・勃鲁克斯基少将及基地全体官兵无私帮助。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上尉鸿飞,是这支队伍的指挥官。为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,请允许我向您们致以崇高的敬礼!”

  ��巴卡罗夫上尉对我样板式的外交辞令还算满意。代表塔军还礼后,满面笑容的引导着步履蹒跚的我们向救护车走去。身后,加过油我直升机群,在塔军两架米-24武装直升机的护卫下腾空而起。直升机上的空降兵在和我们挥手告别,他们将直飞乌鲁木齐,尽快的将买买提・艾孜和他的铯-137交到祖国人民手中。

  ��两辆伏尔加轿车和我们乘坐的救护车,同时在古亚基地医院急诊楼前停住。几名年长的,身穿白大褂医生模样的人急匆匆的下车向急诊楼走去。如果他们真的是医生,那么司马的伤势就严重了,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,回过头看见面色凝重的队员们。我强作笑颜的说:“不要担心!司马这小子福大、命大、造化大,一定会转危为安的!再说了,专家都来了,更应该没有问题了!”

  ��队员们默不作声,很费力的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。半晌,猴子突然冒出一句:“是不是司马不行了?为什么来这么多专……”

  ��话没有说完他的头上挨了重重的一个“爆栗”。揉着疼痛难忍的头,听见大李不高兴的说:“不说话,没有人把你当哑巴卖了!狗嘴里吐不出象牙!”猴子后悔的在脸上打了两巴掌,不吱声了。

  ��队员们拒绝包扎伤口,焦急的围坐在手术室门口等司马的消息。一名负责翻译的塔军女少尉,表情尴尬无所事事的站在一边。我象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不停得走来走去。用塔吉克文写着“手术中”的红灯一直亮着,我的心情越发焦急。不由自主的摸出一颗烟叼在嘴上,正在身上乱翻着打火机。马亮平轻轻的碰了我一下,顺着他的眼光看去。一名脸上戴着口罩的护士,端着装满手术器的白色搪瓷盘,表情严肃的看着我手中的香烟。我很不耐烦的收起香烟,鼻子里不满意的“哼!”了一声。我知道这样做非常不礼貌,但太牵挂司马的伤势,让我心情烦躁。好在护士小姐没有在意,依然带着胜利的微笑走进了手术室。

  ��不停得踱步是我腿上的伤口又开始

2005/4/10 3:21
应用扩展 工具箱


Re: 国之利刃 长篇军事题材小说 请斑竹置顶
贵宾
注册日期:
1970/1/1 0:00
所属群组:
注册会员
帖子: 1
等级: 1; EXP: 0
HP : 0 / 0
MP : 0 / 0
离线
特种兵光荣的名字……”

  ��山坡上的匪徒听到我们的歌声,知道我们没有子弹了,慢慢的围了上来。

  ��150米 100米 …… 匪徒们哈着腰越走越近。我把浑身颤抖的小许搂在怀里,闭上眼睛慢慢的按下起爆器。
  ��突然,大李抓住了我的手,不停得指着自己的耳朵。除了被枪声震的有点双耳失聪我以外,队员们听见一阵熟悉的轰鸣声由远而近。三架组成“品”字队形的武直-10从我们头顶上呼啸而过,短翼下的火箭巢喷射着死亡的火舌,反坦克导弹不住点的发射出去。山脚的BMP-2霎那间变成一团火球,殉爆的弹药把炮塔送上了半空。紧接着,两架米-17悬停在我们的头顶,机载的六管格林式机枪吐着近一米长的火舌疯狂扫射。匪徒们被成片的扫倒,两名扛着毒刺防空导弹瞄准的匪徒,被弹雨拦腰斩断,弹壳瀑布一般的落在我们的四周。折返回来的武直-10打出的火箭弹和20毫米机炮弹,把匪徒的阵地炸成一片火海。紧接着,十几名身着迷彩的空降兵战士从米-17上闪电般的滑降下来,把我们护在中央,手中的95突击步枪向匪徒们喷射着复仇的火焰。
  ��暴风骤雨般的火力瞬间打垮了匪徒的攻势,他们溃散下去抱头鼠窜。
  ��山脚残余的匪徒绝望的向天空中胡乱的发射着“毒刺”防空导弹。远处,长龙般的车队亮着车灯飞快的赶来。
  ��米-17稳稳的降落在我们身边,旋翼搅起的狂风驱散了硝烟。副驾驶员跳下直升机向我们大喊着:“快!快!东突的支援到了!”
  ��我们几乎是被架上了直升机,还没坐稳。米-17拔地而起,呼啸着向塔吉克斯坦飞去。
  ��喷赤河在机身下一掠而过,了望塔上的塔边防军在向我们举手敬礼。
  ��任务完成了!

2005/4/10 3:13
应用扩展 工具箱



(1) 2 3 4 »





系统导航

 

Copyright © 2001-2010 安信网络. All Rights Reserved
京ICP备14013333号-8